[ 设为首页 ]
[ 加入收藏 ]
[ 与我联系 ]
2021-02-25周四
| 公道动态 | 公道成校 | 村官园地 | 农科教结合 | 社区教育 | 招商引资 | 为农服务 | 魅力公道 | 联系方式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社区教育>>课题研究
  共有 1674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发表日期:2007年6月14日          【编辑录入:admin

最快乐的考试——回忆77年高考

一年一度的高考又要来临了,看着孩子和家长们起早贪黑的辛苦,我觉得,学习和考试对他们来说,似乎完全没有快乐,有的,只是沉重的就业压力和负担。遥想1977年,当我们迎来迟到了11年的高考时,是多么的快乐!这恐怕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次考试了吧,虽然已经过去了近40年,一切却仿佛还历历在目。

要说77年的高考,还得从665月说起:当时,我们已经毕业考试完毕,正在进行紧张的高考前复习。那时的我,是一个十分单纯的女孩,没心没肺,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但我每天要花很多时间去玩、去看课外读物。

那时高考压力虽然远不如现在,但对我而言,已经觉得太辛苦了——每科老师都给你找来一摞摞历年高考的试题,让你永远都不敢去想,什么时候才能做完。所以当中央516通知一发,宣布“停课闹革命”,以后上大学采取“推荐与选拔相结合”时,大多数天真幼稚的同学们都欢呼雀跃,不是为“革命”,只是为可以不再辛苦做题。

令我终身难忘的是,当我们几个傻女孩在教室高兴得又唱又跳时,一个同学进来给我们迎头泼来大大的一桶冷水:“你们几个傻子,还在这里高兴,跟你们说,以后我们再也上不成大学了!”我们一下就楞住了,我嘟嘟囔囔的说:“不是说‘推荐与选拔相结合’吗?”“哼,你去等嘛!”

果然,这一等就是6年,72年开始招工农兵大学生时,我已经从农村回到重庆了,在一个集体所有制小医院当医生。我去区卫生局问过上大学的事,说没有指标。后来一个知情人对我说:“推荐与选拔?你做梦吧!寥寥几个名额还不够那些当官的子女分配,人家都还得一年年排队等候,哪有你的份?”那时,我便想起那个同学关于上不了大学的预言,佩服得不得了,我真奇怪一个18岁的女孩子她是怎么想到的?(最近我才想到,她当时可能偷听了“敌台”)

我是个爱思索的人,凡事都要问个为什么,教过我的老师都说我会提问题。然而,我们那个小医院的医生们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人,他们虽然可以治病,但哪里回答得出我“刁钻古怪”的问题呢?我们医院只有一个华西毕业的大学生,他回答不了时就扔本他们的教材给我自己看。现代医学可不象中医那样,可以自学,没有解剖、组织胚胎、生理、生化等等系统的基础知识,你就没法学临床。

很多人上大学只是为了混一块招牌,招牌的好处自不消说。而我,则是为了满足困扰我内心的求知欲。

郁闷、不平、又没有希望,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77年的一天,大约是在十月,接到二姐的一封来信,告诉我恢复高考制度的消息,我激动得不敢相信,随后报上的消息证实了这是真的!但此时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难题——我连一本教科书都没有了!原来,在73年招工农兵大学生时,医院一个同事的老婆的同事的儿子要考试,找我借书,我觉得已经没有用它们的可能性了,就慷慨地全借给了他。等到此时找同事的老婆要书,她早已忘到九霄云外,对此还很生气,说她根本不可能来借我的书!她拿书来没有用云云。我是她老公把我从农村招回来的,对我有恩,我还能说什么呢?认命吧!

那时真正是应得上“洛阳纸贵”这个成语,停了十一年高考,一旦恢复,几乎家家都有孩子要考,书店又没有卖的,真是急死人啊!

全家人都出动帮我找书,70多岁的父亲最积极,柱着拐杖东跑西奔,又八方写信联系外地的亲友,好不容易拼凑了几本文革期间的高中教材和解放初期的教材,看了之后,我才知道了教材的重要性:文革中编写的教材是跳跃式的,对于丢了11年的我来说,基本上看不懂;解放初期的又太冗长,翻了厚厚一叠了,还没讲完一个问题——要知道,时间就是生命,我复习的时间只有40来天,我要上班,还要带孩子(那时,我儿子已经4岁了)。本来也可以请假,但我是个要强的人,生怕万一考不上,人家会在背后指着脊梁骨说:“看嘛,还请起假去考,结果还是没考上。”

多么怀念我自己的课本啊,读书的时候,从来没有觉得它们是那么珍贵!

因为时间紧迫,我无法面面俱到,遂作如下分配:语文我不会去花时间,相信自己会考好;政治只有看看毛选;物理是我的弱项,决定放弃;化学比较容易,一看就想起来了,要抓分;最麻烦的是数学中的解析几何,忘了,书又不好,看不懂,我心急如焚。直到离高考只有一周了,哥哥才从北京买到一本新鲜出炉的北京地区的统编教材给我寄来,写得那个好呀,我一看就想起以前老师教的情景了,而且,感觉比以前还学得好一点。我至今都想得起那本书米黄色的封面。它给我增加了20分。

我每天上班先把住院病人处理了,门诊我就不看了。开始看书,做题。这时候不象当年那样嫌题多,而是后悔自己没有收藏的好习惯,要是保留了当时老师给我们的那些历届高考题,该有多好啊。

中午不睡午觉,继续学习,下午还要处理一次病人,回家后儿子就来缠着要我抱,一般是他坐在我怀里,我左手搂着他,拿笔纸给他鬼划,我用右手做题。才9点多钟,我俩双双呵欠连连,便张罗他睡觉,我自己最多也就在10点过就睡了。



相关专题: 专题信息无

相关信息无

相关评论: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2-2005 公道成校 All Rights Reserved[后台管理]
苏ICP备05079820号 页面执行时间:93.75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