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 加入收藏 ]
[ 与我联系 ]
2021-03-01周一
| 公道动态 | 公道成校 | 村官园地 | 农科教结合 | 社区教育 | 招商引资 | 为农服务 | 魅力公道 | 联系方式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社区教育>>课题研究
  共有 2881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发表日期:2007年6月14日      作者:张益华     【编辑录入:admin

77年那场刻骨铭心的高考

蓦然回首,我国恢复高考制度已悄然走过了30个春夏秋冬。回望曾经走过的岁月却依然是那样刻骨铭心和历历在目……
作为77年恢复高考的历史见证人和亲身经历者,我深切地感受了改变了中国历史也改变了我整个人生命运的那场重大历史变革――恢复高考制度。是她让我从一个下放知青变成一个大学生,并由此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重新书写了我的人生篇章。追忆总是令我激动不已、感慨万千,仿佛当年的那场记忆忧新的高考又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帘……
恢复高考前,我是一名已扎根农村“修地球”近两整年的下放知青,现在想起来我对所谓的“知青”生活可以说从一开始就动机“不纯”,嘴上虽口口声声说扎根农村干革命,但骨子里却“镀金”思想严重,一直孜孜以求的把力争尽快的争取推荐上大学继续求学,作为自己在农村表现积极、勇于吃苦、埋头苦干的人生目标和追求的信念。但我也十分清楚这在庞大的知青队伍中简直如同鲤鱼跳龙门一般谈何容易啊!
当听到恢复高考的迅息后,对于一直渴望读书学习的我来说简直如沐春风春雨的特大喜讯,但又是喜中有忧。喜的是:通过高考平台可以凭着自身的真才实学离开农村上大学,将来也可以分配到一份惬心可意的工作,最终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忧的是:考试要面临竞争,面对淘汰,胜者必须要迈过考试分数这道致命坎,这对我来说还是相当艰难的。我和千千万万个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这拨人一样,正好赶上了许多共和国特殊的历史时期,我们出生于新中国诞生之初,百废待兴,举步维艰;长身体的时候恰逢三年自然灾害,生活困苦,缺吃少穿;在求学求知的时光又赶上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罢课闹革命成为当时最时尚的潮流,大好的学习时光整日被“读红宝书”、“跳忠字舞”、“斗私批修”、“忆苦思甜”、“批林批孔”、“学工、学农、学军”、“反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等诸多的革命运动所充斥。那个时候,我作为班里的干部,一直是学校各项活动的积极追随者和班级活动的组织者,我曾在全校几千人的大会上含泪痛说过革命家史;我写过辛辣的“大批判文章”(林彪9。13事件)对着校扩音喇叭慷慨陈词;我还出席过全县“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声情并茂的宣讲自己学习的心得体会;青春的身影频频活跃在大批判小分队和文艺宣传队中,冲锋陷阵当主力……就这样浑然中渡过了小学中学阶段,后来虽然赶上了小平同志复出抓教育整顿,我有幸读了高中,但真正学习文化课的时间也是少而又少,先是参加农机班,到农机厂向工人阶级(师傅)学工,后又转到文宣班,深入农村挖掘典型素材搞文艺创作,宣传广大贫下中农的好思想、好作风。这就是我的高中生活,不难想象像如此文化课知识严重不足,知识面又极其狭窄的我走入考场对我得难度是不言而喻的,况且高中的两年时间是那么的短暂,很快就混到了毕业,农村则又成为我们唯一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我唯有的选择是积极响应号召,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滚一身泥巴,磨一手老茧,炼一颗红心。农村艰苦环境和生活的磨炼确实改变了我们“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窘况,却更带来了望“考”兴叹的深深忧虑。加之这次考试,考生是自1966年“文革”停止招生以来的十一年的累积,当时的考生总数大约有千万之众,而计划招生仅有30万人,考生与录取之间的比例悬殊之大,不由得更加让我对自己的知识积累产生了极大的怀疑,我能行吗?这是我那段时间反复扪心发问的话题,它让我越发的感到心虚和无望。而且离考试仅有二个月的时间了,对我而言,最糟糕的是我刚刚豪情万丈地填写了入党志愿书,这可是我在农村近二年来不懈努力付出的唯一回报啊,所以我不敢请假,也不敢说自己想参加高考,每天依旧还得在人前装模作样的下地拼命干活,深怕别人说我不安心农村,辜负了党组织和贫下中农对我的信任和关爱。我惟有晚上借着微弱的灯光,偷偷摸摸地看书复习。
首先,我要永生感谢我初中的班主任陆芳亭老师,他通过我上高中的妹妹,多次梢信让我回家复习迎考。尤其是在离考试还有一个月时,我的母校——县一中,根据许多考生的期待和要求,更是为考生们着想,安排了几位老师轮流为文革沉寂十一年的历届毕业生进行了几天短暂的辅导,陆老师又对此代信让我务必回校听辅导。这才让诚恐诚慌地我坚定了离开农村复习迎考的决心。
其次,就是得益于我妹妹对我耐心细致的辅导,她竭尽全力的帮我借教材、找资料,不厌其烦的讲解难题,修改我那错误百出的作业……
77年12月11号,天刚蒙蒙亮,我们就聚集在公社,由团委书记(他也是考生)带领着我们约300人的高考大军,心情复杂地奔赴我的母校参加高考。我考试的教室有50人,我环视了一眼一个个神情紧张考生,心中暗暗的在思忖,理论上按比例只能录取2人左右,幸运之神会慧顾谁呢?在这两天的时间里,我是如何渡过的,至今还历历在目,简直是惨不忍睹。外面北风呼叫,而置身在不遮风寒的考场里的我却是满脸通红,额上、身上、手心都渗满了汗液。尤其是一旦发现有人走动,交试卷,我更是紧张的不能自己,我一向引以为自豪的一笔男性化刚劲潇洒飘逸的字体,在这里荡然无形,由于高度紧张手抖动的厉害,写出来的字全变了形走了样。
考试结束了,我十分清楚自己考的不够理想,于是高考结束的当晚我就立马赶回农村,第二天就出现在田头,乃至村里人还以为我没有参加考试呢,(因为次日接着中考,我所在的“知情点”共8人,3人考大学,5人考中专,他们都没有返回。)我这是心虚的为自己的落榜找借口,同时,也在准备拾起课本重新开始。
初试名单公布后,对我是个安慰,接着参加了统一组织的体检、政审等,但据说还要删掉一半的人,残忍啊!此后等通知书的日子尤其难熬。
78年春节也是我家一个特殊的春节,母亲由于出身于地主家庭,与娘家人已十多年没有了公开的联系和往来,粉碎“四人帮”后,“极左”的政治气氛宽松了些,或是他们书信相约的,小舅、小舅妈带着两个表妹从西安,大舅、大舅妈也带着小表妹从南京一起聚集到我家过年,他们听说我初试通过了都为我高兴,越是这样我越怕因落榜而扫了关心我的家人们的兴。
有一天妈妈下班回来,对我说:“不要太奢望了,继续安心‘修地球’吧。”我一听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心也一下子凉到了脚底,耷拉着脑袋去厨房帮着做饭了。妈妈见我如此的伤心难过,于是又忙补充地安慰道:“修地球”也好啊,我不解其意依然充满了沮丧。这时,只见妈妈微笑着从衣袋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递到我手里说:“录取了,农学院,这不是还要继续‘修地球’嘛。”我又惊又喜,顾不得表妹们的笑话,“哇”的一声就放声哭了起来……当然这是喜极而泣幸福的泪花。
我有幸被录取,成了当年录取的27。297万名77级大学生中的一员,成了天之骄女,从此翻开了我人生崭新的一页。
78年3月明媚的春光里,我带着满心的美好憧憬的绚丽蓝图,与27万莘莘学子一样,开始了自己的大学学习时光。锦上添花的是时隔半年,应届毕业的妹妹又考取了江南的一所名牌大学。亲友、四邻们都刮目相看的说是我家的祖坟冒烟了。我由衷的感谢小平同志!感谢党的好政策!感谢恢复高考制度。我和妹妹才有机会参加高考,才有幸迈进大学校门。后来,随着对三十年前恢复高考制度决策过程的进一步了解,随着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迅速发展和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我更加深切地认识到,邓小平在这一决策过程中的远见卓识、非凡魄力和巨人般的勇气以及对中国、中华民族,对世界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扬州邗江蓝天实验学校  张益华



相关专题: 专题信息无

相关信息无

相关评论: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2-2005 公道成校 All Rights Reserved[后台管理]
苏ICP备05079820号 页面执行时间:78.125毫秒